新聞資訊

張雁云:綠色金融支持中小城市發展的浙江實踐 | 綠色金融

       文/浙江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主任張雁云

       綠色金融有效推動了浙江中小城市的綠色可持續發展。本文認為,中小城市實現綠色發展的歷史包袱較小,綠色金融對中小城市發展的推動力也會更強。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中小城市發展問題,《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明確提出,要把加快發展中小城市作為優化城鎮規模結構的主攻方向,促進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然而,在資源環境壓力前所未有,以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背景下,中小城市發展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必須把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納入城市發展過程統籌考慮,協調好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之間的關系,不斷增強中小城市的產業和人口集聚能力,努力實現中小城市的綠色崛起,以此推動我國城鎮化的持續均衡發展。

       綠色金融是近年來提出的概念,隨著可持續發展理念和綠色發展要求應運而生,其核心是服務綠色發展和結構調整,與中小城市的發展方向高度契合。特別是與大城市相比,中小城市人口規模和經濟體量較小,許多中小城市還具有鮮明的自然環境和歷史文化特色,實現綠色發展與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的歷史包袱較小,綠色金融對中小城市發展的推動力也會更強。

       綠色金融支持中小城市發展的浙江實踐

       浙江是習近平總書記“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重要思想(“兩山理論”)的發源地,綠色金融在浙江的中小城市率先起步。2014年,浙江省就在湖州、衢州、麗水等中小城市開始了綠色金融的試點。湖州、衢州將推動綠色金融發展工作納入全市“十三五”規劃,并分別完成了綠色金融改革五年規劃(2016—2020)編制工作。今年6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在浙江等5個。▍^)的8個市(州、地區)開展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試點工作,湖州和衢州是其中的兩個市,這代表了國家對湖州、衢州既往綠色發展和綠色金融改革創新工作的肯定。

       過去幾年,綠色金融有效推動了浙江中小城市的綠色可持續發展,對中小城市優化產業結構、完善城市治理體系、保護生態環境、改善人文條件發揮了積極作用。

       多措并舉 優化中小城市產業結構

        產業是城市發展的生命力。近年來,浙江省積極踐行“兩山理論”和綠色發展理念,打好以正向引導和生態保護倒逼企業轉型升級的系列組合拳。其中,綠色金融發揮了優化資源配置的作用,引導資金從高污染、高能耗產業流向有利于生態保護和環境治理的企業。

       一是在中小城市設立了服務綠色發展的綠色金融專營機構。湖州把轄內農業銀行、興業銀行、湖州銀行、安吉農商行作為建立綠色金融專營機制的示范點。安吉農商行成立的綠色金融事業部,是全國首個由地方性法人銀行設立的綠色金融專營機構;人民財產保險公司衢州市分公司在系統內率先設立了綠色保險事業部,并配備環保方面的專業人才,加大綠色保險產品創新力度。

        二是優先保障產業綠色發展和轉型升級的貸款需求。湖州、衢州兩市的銀行機構在信貸審批時實行“環保一票否決制”,環評不達標項目、違法違規排污企業的融資需求不予考慮。綠色信貸則享受“三優一重”服務通道,即“優先受理、優先審批、優先放貸”以及資金“重點保障”。湖州為推動產業結構變“輕”、經濟形態變“綠”、發展質量變“優”,2016年,全市“4+3+N”產業(即信息經濟、高端裝備、健康產業、休閑旅游等4大主導產業,金屬新材、綠色家居、現代紡織等3大傳統優勢產業,以及節能環保、生物醫藥等N個新興產業)貸款余額646.96億元,占全部貸款的24.2%。

       三是通過債券、保險、擔保、融資租賃等方式為綠色發展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務。2016年,浙江嘉化能源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發行了3億元的全國首單綠色公司債,融資成本遠低于同期限、同評級債券發行利率。湖州結合地方產業特色,創新推出一系列特色保險產品。例如,為減少低溫霜凍給茶農帶來經濟損失的安吉白茶低溫氣象指數險,為增強養殖戶抗風險能力的湖羊特色險,以及為應對農產品市場價格波動的蘆筍價格指數險等地方性綠色保險產品。湖州市明確了政策性擔保機構優先支持綠色企業發展。華融金融租賃公司累計為盾安集團提供融資租賃款13.7億元,支持企業實現“機器換人”,向高端裝備制造和智能制造轉型。

       四是地方政府大力營造綠色金融發展環境。為提高綠色金融業務對金融機構的吸引力,地方政府積極發揮財政資金的撬動作用。湖州市設立了市本級5億元、全市10億元的專項資金。衢州市設立綠色產業引導基金,目前,已到位母基金4.1億元,帶動8.45億元社會資本參與投資。為創造良好的投融資環境,湖州、嘉興、衢州、麗水等地方政府積極探索搭建了企業環境行為信息平臺和綠色金融銀企對接平臺,構建了綠色金融監測體系。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動下,綠色金融發展更加規范有效。

       加大市政基礎設施投資力度 完善中小城市治理體系

       良好的城市治理體系能夠為城市發展提供優質的公共環境和公共服務,為城市可持續發展提供有力保障。浙江省在推進“五水共治”(指治污水、防洪水、排澇水、保供水、抓節水五項工作)、“海綿城市”、城市綜合管廊建設等領域均存在大量的資金需求。

       “五水共治”是浙江省生態建設的1號工程。針對水資源治理項目融資金額大、期限長、利率低等特點,銀行業積極探索創新了綠色銀團貸款模式。例如,18億元銀團貸款支持富陽市富春江治理項目,9.5億元銀團貸款支持嵊州市湛頭滯洪區改造工程。嘉興市是全國海綿城市建設試點,商業銀行積極對接企業的海綿城市項目建設需求,針對項目特點制訂金融服務方案,開辟綠色融資通道。

       2013年,興業銀行與嘉興市政府簽訂了“水環境綜合治理”合作協議,通過綠色融資工具及多元化產品運用,為嘉興市“水環境綜合治理”提供了有力的資金支持,使曾經狀況堪憂的嘉興市水質恢復到20世紀90年代初水平。2014年,蕭山水務集團成功發行全國首單綠色金融理財直接融資工具,項目募集的2.5億元資金用于支持蕭山水務集團污水處理項目。2016年,安吉建投8.6億元綠色企業債券完成發行,所籌資金全部用于安吉經濟開發區城市綜合管廊項目建設。2017年7月,以義烏市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為發行主體的2017年度第一期綠色中期票據成功發行,這是全國首單由縣級市成功發行的綠色永續票據,發行利率創近期永續債市場價格新低,募集資金用于“義烏江水環境綜合治理工程”,助力義烏市“保供水、治污水”目標的實現。

       助力美麗鄉村建設 保護中小城市生態環境

       美麗鄉村是浙江省的一張“金名片”。2017年6月召開的浙江省第十四次黨代會報告提出,要謀劃實施“大花園”建設行動綱要,支持衢州、麗水等生態功能區加快實現綠色崛起。

       湖州是中國美麗鄉村建設的發源地,美麗鄉村的國家標準由湖州安吉縣制定。為支持安吉“美麗鄉村”建設,湖州銀行業創新推出“綜合授信”模式,累計發放貸款37.69億元支持安吉40多個傳統村落、景區的保護性再開發。湖州市向國家發改委申報了全國首個CCER竹林經營碳匯項目,涉及21394畝竹林,預計累計減排量約25萬噸二氧化碳當量。為解決病死豬亂丟棄或流入市場問題,2014年衢州市率先在全國推出了生豬保險統保與無公害化處理相結合的“集美模式”,生豬投保率、病死豬理賠率、病死豬無害化處理率均實現100%,為食品安全和生態環境保護提供制度保障。2016年,衢州在全國首創推出“安全生產和環境污染綜合責任保險”,實現了“險種綜合、費率優惠、服務創新”,截至同年底,市本級涉;菲髽I全部參保,參保企業達到67家,保費金額600萬元。

       扶持特色小鎮發展 改善中小城市人文環境

       和諧宜居的生活環境和良好的文化傳承,是提升中小城市對產業和人口吸引力的重要條件。2016年住建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印發的《關于開展特色小鎮培育工作的通知》明確指出,要通過培育特色鮮明、產業發展、綠色生態、美麗宜居的特色小鎮,探索小鎮建設健康發展之路,促進經濟轉型升級,推動新型城鎮化建設。

       浙江特色小鎮建設在全國走在前列,玉皇山南基金小鎮、湖州絲綢小鎮、龍游紅木小鎮、古堰畫鄉小鎮等110多個特色小鎮在浙江發展起來。其中,綠色金融對特色小鎮建設發揮了有效扶持作用。浙江省制定了《關于金融支持特色小鎮建設工作的指導意見》,加大對特色小鎮“三生融合”(生產、生態、生活)和“四位一體”(產業、文化、旅游、一定社區功能)發展的金融支持力度。地方政府聯合銀行、證券公司、私募基金等金融機構,設立了多種模式的綠色小鎮專項基金。例如,地方財政部門與浙商銀行、國開行、農發行共同設立了100億元的特色小鎮專項建設基金。綠色金融支持特色小鎮發展,對改善中小城市的人文環境起到了積極推動作用。

       下一步的思考

       近年來,浙江在綠色金融支持中小城市發展方面積累了一些經驗。但是,由于綠色金融本身還是一個新生事物,如何利用綠色金融提升中小城市發展質量,實現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的戰略目標,還有許多方面需要深入探索。

       一是需要探索制定綠色金融標準。我國是全球首個由政府推動并發布政策明確支持綠色金融體系建設的國家,我國綠色金融發展正呈現出全面提速的良好態勢。但是,當前還沒有一套明確的綠色金融技術標準和評價體系。在標準不明確的情況下,難免會出現一些并非真正意義上的綠色項目擠占綠色金融資源,偏離了綠色金融的初衷,也難以真正實現城市的綠色發展目標。2017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等五部委聯合發布的《金融業標準化體系建設發展規劃(2016—2020年)》已經把“綠色金融標準化工程”列為重點工程。下一步,研究制定清晰的產品標準、信息披露標準、金融機構綠色信用評級標準等,對于綠色金融支持中小城市綠色發展至關重要。

       二是需要探索建立金融資源持續投入綠色發展的長效機制。李克強總理曾指出,相對而言,綠色發展的環境效益、社會效益比較突出,但經濟效益短期難以顯現。中小城市補齊發展短板、實現對人口和產業的集聚目標也是一個長期過程,需要綠色金融資源的持續投入。如何處理好環境效益、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三者之間的關系是發展綠色金融、推動綠色發展的核心。這僅僅依靠市場力量是難以達成的,需要政府力量的介入與推動。特別是中小城市在財政資金有限的條件下,如何發揮財政資金的撬動作用和杠桿效應,提高綠色項目對金融機構的吸引力,引導更多社會資本投入綠色產業,集聚更多的資源要素支持綠色發展,是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

       三是需要探索構建綠色金融風險監測防控體系。綠色金融是中小城市實現綠色崛起的重要保障,金融機構在服務地方綠色發展方面具有不可推卸的社會責任。然而,金融畢竟是經營風險的行業,風險控制始終是金融業務的內在要求。地方政府不能因為城市發展壓力大而忽視金融風險防范,更不能借用綠色金融的名義過度負債。金融機構也不能為了把業務做大做強,進行脫實向虛的盲目擴張。對此,地方政府、金融管理部門與金融機構之間需要建立有效的協作機制,加強對綠色金融風險的監測與防控,牢牢守住不發生區域性、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促進綠色金融持續健康發展。

2017-11-21 01:55:13 秘書處

前一篇:新形勢下醫療健康產業投資邏輯及路徑

后一篇:華睿投資董事長宗佩民:強國時代的創業者格局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