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新形勢下醫療健康產業投資邏輯及路徑

       在剛剛結束的十九大上,習主席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提出了新的論斷,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作為醫療投資從業者,我認為該論斷的精準性同樣可以適用于醫療產業的發展現狀中,我國的醫療水平近十年來發展迅猛,但是產業仍存在嚴重的不均衡性,這種不均衡不充分體現在醫療資源區域和結構分布上,也同樣現在醫患信息兩端,公立、民營的參與度,技術研發與產業落地政策等等方面。而近年來國家頻繁出臺各項醫療產業政策,正是在彌補和調和這種不均衡性,由此也帶來了醫療產業投資的新機遇。我們都知道,中國醫療服務市場容量巨大,具有非常確定的長期發展空間。根據《“健康中國2020”戰略研究報告》,到2020年我國衛生總費用占GDP的比重達到6.5%~7%(2011年為5.1%),多種產權模式下的醫療服務量占比要實現翻番,達到20%,意味著社會資本進入醫療機構的增長將在未來至少5到6年內還將保持超過30%的年均增長。

       那么面臨巨大的市場,以及自上而下的政策和自下而上的現實中帶來的機遇,投資者應該有哪些思考呢?

       1、基本的邏輯共識

       醫療產業投資的根本邏輯----在于所有的投資建立在以醫生和患者根本需求基礎上的創新,這是一切貫徹始終、各個醫療子行業投資的根本。

       投資者的要求----具有判斷和甄別“根本需求為基礎上的創新”的專業能力;

       醫療醫藥產業自身特質的決定---這是少有的朝陽產業,不受經濟周期波動的影響,是人類長時間的不斷發展的剛性需求,所以醫療健康產業投資具有同樣的屬性和特質。

       2、產業資本(涵蓋上市公司)、保險資金、現有醫療服務集團是這場盛宴的主角!PE資本在哪里?PE資本如何進入這場盛宴甚至主導這場盛宴?PE如何變機會性獲得為主動獲取醫療投資有幾大要素和技能。

       一是價值判斷:醫療機構的價值判斷無外二個要素,一個是醫技水平,第二是醫院具體定位的市場需求。通俗的說就是,在廣泛受眾基礎上的醫院有特色、科室有特點、醫生有特長,三者具備為上佳標的,三者缺一可以跟蹤,缺二則謹慎為是。

       二是投資策略,PE投資不同于戰投機構,當以參與股權投資為主,控股式的戰投方式早期盡可能少的方式,以避開管理過深、鏈條過長的短板。緊盯小?、大連鎖,或大綜合、有盈利,或新技術、有市場,或老業務新模式等。

       三是架構設想,醫療機構的價值變現中樞是醫生,以及以醫生為載體的技術,綁定核心醫生資源的股權設置從起始就必須設定,這是風險控制的方法也是投資的驅動所在。近期,一家連鎖醫療機構以數十億估值水平的成功融資,間接驗證了機構對這種模式的高度認可。

       四是機構投資的最終目標,是要考慮變現退出的可能,所以,公立醫院、私立醫院、民營盈利醫院、民營非盈利醫院都是最初的形態,回到資本的平臺角度說,最后還是要回歸盈利性醫院,那么必須一開始就要思考設定轉制的可能和成本以及時間周期。因為早期解決問題的成本低于未來解決問題的成本,這是管理學定律也是投資管理的考量。

       五是退出渠道,有價值的醫療機構未來一定是稀缺資源,所以戰略機構的引進是PE退出重要的模式之一,或并購、或借殼、或直接IPO。階段性退出從操作執行層面難度很大,完全不等同于藥物研發機構的標準標尺化特征,必須清醒認識。

       六是避開幾個陷阱,醫院固定資產投入的華麗掩蓋了醫生資源的匱乏,所謂緊跟衛計委政策(因為現在看來多數是玻璃門,看得著進不去)而忽略可行性研究的項目、所謂填補醫療市場空白的項目建設(醫療市場是成熟市場,之所以空白是有空白的理由支持的)、全新技術醫療項目更需要理論和實踐、時間檢驗

       3、談一談去年熱火朝天今年似乎偃旗息鼓的移動互聯網醫療投資,有幾個基本的原則不可忽略,也可以叫做判斷移動醫療的四唯箴言吧。毋庸贅述,簡而言之。

       一沒有線下支撐的移動醫療是忽悠,醫療的本質是解決生理的變化及病理的表現,所以線上解決的是部分不是全部或終極問題,必須形成線上線下的閉環才可能是完整的移動醫療;

       二缺乏醫療資源的移動醫療是忽悠,醫療行為是以醫療資源為主要供給的雙向

       行為,而這個醫療資源的核心是醫生資源,不是單純的患者一方就可以構成醫療行為的、也不是設備器械的堆砌就可以完成的過程,終歸是要回到醫生行為的節點上來的,沒有了這些,何來醫療?更談不上移動醫療了;

       三沒有完成醫療閉環的移動醫療是忽悠,醫療閉環是由幾個最基本的環節構成,那就是診斷和治療、后期護理康復等,單一診斷形不成完整的醫療行為,多數疾病單一的指標診斷更是盲人摸象,治療更是復雜的系統,線上的完整閉環很難形成,所以頂多是多數醫療補充。

       四是脫離患者真正需求的移動醫療是忽悠,患者的需求永遠是移動醫療設計的原動力,由于行業外資本的涌入,短時間找不到醫療市場的痛點而出現不少主觀臆斷的所謂市場需求,造成醫療市場的魚龍混雜,大量的線上血糖、血壓檢測,且不說數據統計學的準確性,但就結果看,只有數據沒有處理,有待商榷!

       目前熱議的移動醫療公司嚴格講是醫療補充或/醫療服務類機構,離醫療之路還很遠。移動醫療需要時間來換取空間,那么基于投資的角度來認識它,就是估值水平必須合理,否則在有限時間內難以形成市場增長和回報,要么就是擊鼓傳花式的博傻游戲!

       以上是有關醫療健康產業投資的零星思考,純屬拋磚引玉,蠡測管窺,必有疏漏,但求業界一絲反思和共鳴。醫療投資是一個專業性極強的細分投資領域,盡管醫療行業有抗周期屬性,但是其受到政策影響的程度很大,投資本身卻存在周期性。過去數年里,在資本市場政策和醫療政策的劇烈變動下,我們經歷了低谷期,也即將迎來前所未有的機遇,但是不管潮起潮落,只有堅持價值投資,堅持獨立判斷,堅持基本邏輯的投資理念才能屹立不倒,十九大給中國發展揭開了新篇章,相信醫療產業投資,也必將會迎來更美好的明天。

2017-11-21 01:42:02 金茂資本

前一篇:劃重點!十九大報告這些關鍵詞 才是未來五年投資的國之所向

后一篇:張雁云:綠色金融支持中小城市發展的浙江實踐 | 綠色金融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